市法制办关于市政协提案第20160148号分办意见的答复

发布时间:2016-05-18来源:市法制办字体:【 【内容纠错】

刘冲委员:

  感谢您在提案“关于推动织网工程社区网格化管理立法工作建议”(第20160148号)对我市网格化管理立法工作的高度关注和奔走呼吁。现该提案由市政法委主办,我办分办。经研究,我办就提案中所涉立法建议,提出以下办理意见:

  一、社区网格化管理改革现状

  社区网格化管理作为城市社会一种新生的管理方式,具有精细化、信息化、标准化和制度化等管理优势。因此,我市自2013年全面铺开社会建设“织网工程”时,就着力推进社区网格化管理机制建设,组建了一支1.3万多名负责全口径基础信息采集的专业化网格管理队伍,并不断健全社区网格管理相关政策规章制度建设。

  但是,正是由于社区网格化管理还处探索阶段,国家层面的相关政策法规资源极其稀少,各地普遍缺乏一部网格化管理或公共基础信息采集方面的保障法规。深圳作为最早尝试的城市之一,如同其他网格化管理改革城市一样,也遭遇到许多非政策领域的管理法规缺位矛盾难以逾越,导致改革难以进一步深化。一是资源整合矛盾。据了解,各职能部门依法依规都有基础信息实地采集的工作需要,因专业工作需求不同而独立开展各自为政的信息采集,很难实现采集资源的全面整合。二是重复投入矛盾。各职能部门花费大量人力采集上来的基础信息,除少部分专业信息外,大部分信息内容相同或相近,存在重复投入和资源浪费。三是入户权责矛盾。各职能部门依据相关专业法规开展实地采集,但很多法规只明确采集目标和任务,却没有明确入户权限,对拒不配合的被采集对象也缺乏相应的行政处罚或制约机制,导致入户难、采集难成为普遍现象。四是信息共享矛盾。各部门拥有的公共资源基础信息还未能充分互通共享,很容易形成“信息孤岛”,我市建立的公共资源基础信息库是唯一公信度最高的大数据库,但也缺乏法律权威。因此,有些办事窗口仍旧要求办事对象自行到各部门开具各类纸面“证明”。这些法治短板和法规盲区矛盾,充分说明“织网工程”主导的社区网格化管理工作,需要相关部门深入研究,通过制定专门的法规规章或在相关法规规章制定中予以解决。

  二、积极探索、落实网格化管理立法

  网格化管理改革涉及城市管理、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三方面重点领域,直接提网格化管理立法,在国内尚属先例。更重要的是“社区网格化管理”至今不是一个法学界和行政界均公认的法律概念,其基本内涵尚无定论,相关政策也只是散落在各级红头文件中,没有一部国家或地方法规对其有过“定义”表述。

  但是,基于前述现实需求,相关职能部门已经着手展开社区网格化管理立法的研究工作,据了解,市综治办和市网格办在2015年组织相关科研单位开展了《深圳市社区网格化管理标准》和《深圳市社区网格化管理条例》两个课题研究,相关成果已于2015年底提交市委政法委及相关部门研究,为推动社区网格管理标准化、法治化建设做好了充足的理论研究准备。与之同时,《深圳经济特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条例》的修订工作已纳入市政府及市人大2016年度立法工作计划,拟将对社区网格化管理相关的基本原则和管理事项纳入其中。目前,该条例的修订工作处于市综治办的调研、起草阶段,我办将积极采纳您提出的合理建议并配合相关职能部门做好相关立法工作。

  市法制办

  2016年5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