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府复决〔2017〕2266号

发布时间:2018-04-03来源:市法制办字体:【 【内容纠错】

  深 圳 市 人 民 政 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深府复决〔2017〕2266号

  申请人:沈××

  被申请人: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于2017年8月31日以深人社认字(鹏)【2017】第××号《深圳市工伤认定书》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依法受理。被申请人向本机关提交了书面答复及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有关证据和依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为深圳市大鹏新区××医院(以下简称“××医院”)正式在编职员,职务为妇产科副主任医师。2009年11月12日申请人从安徽省合肥市第三人民医院以选聘方式调入××医院从事妇产科副主任医师职务(高级职称),后发现档案内2010年5 月11 日被无理由备案为主治医师(中级职称)以及申请人档案内的职员聘用备案表签名系伪造,申请人自调入××医院后工作生活不断受到刁难打击,申请人的社保也被恶意断缴,多方调查并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诉未得到更正,××医院人事科不予提供政策和人事备案依据,龙岗区人力资源局职员管理科要求申请人到龙岗区组织人事局反映,寻求当时人才引进政策备案依据。2016年7月15日周五经单位负责人同意,拟2016年7 月18日周一携带相关工作材料到龙岗区组织人事局。2016年7 月18日(周一)早上大约7 点多申请人从住处深圳市福田区先科花园驱车(新能源车比亚迪唐)开往龙岗区政府,途径布吉华南幼儿园门口的一处位于一楼的商铺门口停下给驾驶的新能源车充电,租住在隔壁的一男(张××)一女(黄××)主动上门前来寻衅闹事,声称要拆除申请人店铺大门,申请人没有搭理,因为申请人发现商铺门口堆放的杂物影响拉线充电,申请人就要他们把堆放在申请人店铺门口的杂物拿走,黄亚敬就把申请人推倒在地,申请人立刻拨打110报警,2名警员赶到现场以后,在警员在场的情况下,申请人再次问门口的杂物是谁的,如果无人认领,就清理掉了,这时黄××又一次从背后撞击申请人,申请人从台阶上重重摔到在水泥地面上,造成左下肢骨折被120 紧急送往布吉人民医院。当晚申请人一人在医院,就通过滴滴代驾将申请人驾驶的新能源车比亚迪唐送到布吉人民医院,后申请人转往北大深圳医院手术治疗。

  一审和二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黄××有期徒刑一年并支付申请人全部医疗费等赔偿款(因申请人持有的判决书原件送交龙岗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申请人已到法院调出一审和二审判决书等),但是黄××拒绝支付法院判决的赔偿款,申请强制执行后仍未支付,现己被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失信人员名单。申请人认为经所在工作单位负责人同意后,送与工作相关的材料到龙岗区组织人事局反映由工作单位给申请人造成的职称错误备案等相关工作事情,途中给申请人的交通工具新能源车辆充电实施过程中受到他人侵权的故意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职工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规定。

  工伤保险是分担事故风险、提供劳动保障的重要制度。如果将职工在因工外出期间受到的伤害作为工伤认定的排除条件,违反工伤保险“无过失补偿”的基本原则,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立法目的。被申请人认定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十条规定,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行政行为缺乏事实根据,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依法予以撤销,认定申请人2016 年7 月18 日发生的伤害为工伤。

  被申请人答复称:2017年5月31日,××医院向被申请人申请工伤认定,称申请人系其单位的员工,任职医师职位;2016年7月18日8:30许,其在因工外出期间被他人从背后推撞摔伤;对于上述情形,职工签名予以确认。××医院向被申请人提交的申报材料包括:工伤认定申请表、身份证、出车单、病历等诊疗材料、证人证言及证人身份证、干部调动介绍信、聘任书、受伤过程自述及补充说明、发票等相关材料。根据案情需要,被申请人依职权向××医院发出举证通知;××医院向被申请人提交情况汇报,称申请人因患病而从2016年4月1日休病假至今;另还提交了申请等材料;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在有关医院的诊疗刷卡记录进行核实,另去函法院和公安机关,取得了报警回执、犯罪嫌疑人信息表、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等材料。被申请人依职权对申请人、金××进行调查并制作笔录;另被申请人前往事发地进行实地调查并制作了《实地调查报告》、交通路线图、现场照片等材料。综合审查上述证据材料后,被申请人于2017年8月31日作出的深人社认字(鹏)【2017】第××号《深圳市工伤认定书》,认定申请人系××医院的员工,该员工在布吉某店铺门口被他人推倒摔伤的情形不属于或不视同工伤。被申请人作出上述认定的依据如下:

  一、事实依据。1.申请人与××医院之间存在劳动人事关系。依照职工、单位向被申请人提交的相关材料,被申请人确认双方对其之间存在的劳动人事关系没有异议。因此,被申请人依法认定申请人与××医院之间存在劳动人事关系。2.申请人系在休息时,在自有的商铺非因工作原因遭受暴力伤害致伤。单位、职工向被申请人申报工伤时主张申请人系在因工外出期间遭受他人暴力伤害。但经被申请人调查核实,有关生效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调查笔录、病史记载,皆证实申请人从2016年起开始休假,事发当日因自有商铺租约的问题与他人产生纠纷,而后申请人被推倒受伤。被申请人综合上述情形,认为申请人系在休假期间遭受他人暴力伤害,导致事件发生的原因与工作无关。

  二、条例依据。根据以上事实,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受伤之情形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认定其不属于或不视同工伤。

  三、申请人的复议主张不成立。申请人申请复议时主张其是经单位批准而前往政府机构办事途中受到伤害。被申请人认为,工伤条例主要保障员工在劳动过程中遭受事故伤害或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伤害后能获得医疗救治、经济补偿和职业康复的权利。本案中,导致申请人受伤的直接原因是双方的私人事务,且申请人与黄××在工作上无任何交集,故事件起因与工作无关。其次,被申请人前往事发现场进行了实地调查,申请人主张的给电动车充电,系虚构的情形;经生效判决认定,申请人系因私受伤。据此,被申请人认为,认定申请人系非因工作原因遭受暴力伤害,事实清楚。

  根据以上事实以及条例的依据,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的请求没有依据,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符合条例的规定,依据充分,程序合法,表述适当,请求依法维持。

  经查:2017年5月31日,××医院向被申请人申请工伤认定,称申请人系其员工,工作岗位为妇产科副主任医师,申请人在2016年7月18日早上8时30分因工作原因外出,在停车给车充电的过程中被人推倒摔伤,并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身份证、病历等诊疗资料、证人证言及证人身份证、干部调动介绍信、聘任书、受伤经过情况说明、发票联等相关材料。

  2017年6月26日,被申请人向××医院发函要求协助调查,××医院答复称申请人自2016年4月1日起至答复之日一直休病假。

  2017年7月14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询问调查,申请人称其自2016年6月开始未上班。

  2017年7月21日,被申请人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发函要求协助调查,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提供的(201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确认一审法院查证的事实属实,即申请人与黄××因租赁纠纷多次产生冲突,2016年7月18日8点多钟再一次发生冲突被黄××推倒导致受伤。

  2017年8月8日,被申请人对证人金××进行询问调查,金××称其并未亲眼见到申请人如何受伤,先前提供的证言内容未经核实,且在另一证人张某龙不知情的情况下代写了张某龙的证言。同日,被申请人前往申请人事发地点进行调查,事发地点附近未见有充电桩或类似设施。

  2017年8月31日,被申请人作出深人社认字(鹏)【2017】第××号《工伤认定书》,以申请人受伤的情形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为由,认定不属于工伤或不视同工伤。申请人不服,遂提起行政复议。

  本机关认为:《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五)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申请人受伤的情形是否属于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的情形。本案中,申请人的询问调查笔录及××医院的答复等证据显示申请人在事故发生当日已处于休假状态,且出院记录与生效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等证据显示申请人受伤系因与黄××产生纠纷所致,不属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申请人受伤的情形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五)项的规定,也不符合该条例第九条、第十条规定的其他情形,因此被申请人作出的不属于或不视同工伤的认定并无违法或不当,依法应予以维持。申请人的复议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机关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机关作出复议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深人社认字(鹏)【2017】第××号《工伤认定书》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

  本复议决定书一经送达,即发生法律效力。申请人如对本复议决定不服,可自收到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深圳市人民政府

  2017年12月11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