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押金不能只有公开信

发布时间:2017-12-13来源:深圳商报字体:【 【内容纠错】

  昨天,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了《致酷骑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的公开信》,强烈谴责押金难退一事,并要求该公司做好善后处理、承担法律责任。公开信称,据初步调查,酷骑公司注册用户近1600万,先后投放车辆140余万辆。酷骑公司大量收取消费者押金,并挪作他用,出现押金退还难问题,至今仍有数亿资金尚未退还。

  据公开资料显示,酷骑单车成立于2016年11月,先后在北京、南京、天津、西安等十多个城市开展业务,对每位用户收取的押金高达298元。这家公司欠用户和供应商累计5亿多元,但公司账上只有5000多万元。

  最近几个月,共享单车市场竞争加剧,一些企业经营困难面临退市,押金问题大量爆发。本月5日,中消协曾约谈摩拜、ofo、永安行、优拜、哈罗单车、拜客出行、小蓝等7家共享单车企业,建议共享单车企业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对于企业收取消费者的押金和预付资金,要采用安全透明的资金监管方式,确保消费者押金和预付资金的安全。

  手中没有确凿的数据,中消协是不会发出这样一封公开信的。过去媒体虽然对共享单车押金退还难进行了持续报道,但难以拿出一个总量数字,通过此次中消协对酷骑的公开信,我们可以坐实不少猜测,从而得以窥见其中的巨大风险。

  一是共享单车平台可收取的押金总额之巨大必须正视。以酷骑为例,注册用户高达1600万,押金标准为298元/人。如果这些用户全都交了押金,数额将超过47亿元;即使只有一半人交了,数额也将达24亿元。这样的资金规模,相当于一家中型P2P网贷公司的贷款量。目前网贷业务的监管之网已日趋严密,而共享单车企业的押金管理却还在“裸奔”,从风险角度来看是不公平和不匹配的。

  二是对共享服务中的押金性质有必要重新认识。在传统租赁服务中,押金份额与租赁物基本上是1比1的关系。比如在传统租车的服务中,1辆单车只能收到1份押金,而且用后即退;在共享单车服务中,却是一对多模式。以酷骑为例,注册用户达1600万,投放车辆仅为140余万辆,二者比例高达1比11,而且企业普遍采取“不申请不退还”的政策,使得用户押金大量沉淀在企业账户里。在这种模式中,共享单车不仅是租赁物,而且还成为了吸纳押金的“高杠杆”。再加上监管的空白,共享单车企业可以对这笔钱自由支配、以钱生钱。可以说,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具有部分金融属性,此前公众普遍担心共享单车可能沦为“诈骗工具”,共享单车企业狂揽用户其实意在押金。中消协的公开信揭开的内幕,足以证明公众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仅一家酷骑就欠了用户高达数亿的押金,而市场上难以为继的企业还有很多家,潜在的“烂账”将远远超出想象。就算无退市之虞的两大巨头摩拜和ofo,一周前也被媒体曝出挪用用户押金高达60亿元的传闻。可以预见,共享单车的押金风险还将扩大,共享单车的押金监管问题已经到了非管不可的地步。中消协只有公开谴责的公益性职责,并无行政执法的实质性职责。除了公开信,保障共享单车押金的安全需要强有力的刚性手段。

  深圳商报评论员 胡蓉